• 默認搜索
  • 政務信息
  • 政策文件
  • 辦事服務
  • 圖片
  • 視頻
|

創新扶貧機制 筑造脫貧坦途——我市扶貧工作形成全維度、多層次、主體化格局

來源:
2019-10-23
收藏 打印

16日下午,雨過天晴后的名山區解放鄉格外清新。

利用近17500畝茶園、7個水庫等生態資源優勢,解放鄉打造的茶產業生態旅游環線給這片土地帶來了無限生機;知青文化廣場、婚紗攝影基地、名山區鄉村振興教學實踐基地等,有力推動了當地產業扶貧與鄉村振興。

就在10月15日,2019年四川省脫貧攻堅獎先進名單新鮮出爐,解放鄉榜上有名。

解放鄉只是雅安脫貧攻堅的一個縮影。雅安,因具有界域山區、革命老區、民族地區、生態脆弱區和地震災區“六區合一”特征,致使貧困問題呈現出“插花式”貧困與整體性貧困并存、致貧原因復雜且貧困程度較深等問題。

怎么辦?充分發揮區域獨特優勢,我市探索創建了“制度設計+靈活施策”扶貧政策推進機制、“脫貧攻堅+災后重建”的幫扶資源整合機制、“政府服務+社會協同”的扶貧主體聯動機制、“動態監測+預警響應”的返貧風險防控機制、“精準扶貧+鄉村振興”的戰略有機銜接機制,形成了全維度、多層次、主體化的大扶貧格局。

高位部署?資源整合

充分發揮政策牽引效應

思想是行動先導。做好脫貧攻堅總體制度設計,至關重要。

一方面,在組織傳導方式上,我市建立責任壓實、政策推進、資金投入、組織動員、督查考核五大聯動機制;另一方面,在政策體系建構上,我市高位部署,形成了一整套指導脫貧攻堅推進的總體方案、實施意見和工作方法,明確了脫貧攻堅工作的戰略任務、階段安排、實施路徑等。

制度設計完善后,結合各縣區、各行業領域特點開展扶貧工作。

不久前,在天全縣始陽鎮樂壩村,一場針對已脫貧家庭的高血壓檢查及65歲以上老年人的健康體檢進行。來自樂壩村4組的史洪英,成為當日首個受益者。

活動組織方為始陽鎮衛生院醫務工作者,及樂壩村村醫湯志文。檢查內容包括血壓測量,以及心電圖、血糖、尿常規等。“我們通過成立市級紅旗幟精準脫貧巡回醫療服務專家組和縣鄉紅旗幟精準脫貧巡回醫療服務隊,切實轉變服務方式,變‘坐堂行醫’為主動上門服務,深入鄉村開展巡回醫療,掌握貧困人口患病情況。”

不僅是“紅旗幟”脫貧巡回醫療服務隊,健康領域的脫貧方式“百花齊放”:寶興縣實施“車載流動醫院”,通過“互聯網+醫療”模式實現戶外移動就醫服務,形成了“變山區貧困群眾跑醫院為醫務人員跑山區”的健康扶貧項目實施方式。

此外,在解決涼山自發搬遷貧困人口的特殊問題上,我市鼓勵采取靈活多樣的幫扶方式。天全縣興業鄉大膽創新,為其辦理了虛擬身份證,使他們能夠在當地享受就醫、就業等政策,并創新實施漢彝聯絡員制度,組建彝族幫扶服務隊,促進民族融合。

這樣的因地制宜施策,在雅安不是個例。“我們要以貧困群體需求為導向,適當開展扶貧項目。”市扶貧開發局副局長孟國才表示。

政府服務?社會協同

構建扶貧主體互動機制

作為地震災區、貧困地區和民族地區,我市的脫貧攻堅工作得到了全社會的廣泛關注。

如何用好社會組織和企業投入的幫扶資金?為此,我市采取了政府服務、社會協同的扶貧主體聯動機制,以群團中心為組織樞紐、以扶貧項目平臺為載體,協同多方社會幫扶資源。

“4·20”蘆山強烈地震后,市群團組織社會服務中心正式成立。多年來,他們深入全市260多個貧困村調查了解貧困群眾需求,編制困難群體幫扶、農村產業幫扶、基礎設施幫扶、教育衛生幫扶、就業創業幫扶等類別的扶貧濟困項目,建立扶貧濟困項目需求庫。

同時,發揮溝通政府與社會組織的橋梁紐帶作用,密切聯系全國各大基金會和愛心企業,協同社會資源直接參與脫貧攻堅。

“群團中心的重要職能是通過登記備案建立起群眾團體和社會組織的數據庫,既為政府治理提供基礎信息,又為群團組織提供綜合性服務。”市群團組織社會服務中心負責人認為。

實際上,除了搭建組織平臺,依托組織平臺萌生的項目更是在脫貧攻堅工作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以“互聯網+扶貧”方式開展扶貧項目的善品公社是最好的案例。善品公社通過合作社改造、人才培養、品質控制、品牌打造四個方面為貧困地區的農民提供產品技術指導、渠道、推廣方面的支持,協助農民產好貨、賣好價,最終形成一個可再生、可持續的扶貧生態,促進農民增收。石棉黃果柑成功走出雅安、走出四川,品牌價值飆升,善品公社的功勞獨一無二。

此外,寶興“雪山村”成為“鄉村旅游+扶貧”的典范,中和農信成為“小額信貸+扶貧”的代言,同時產業扶貧、智力扶貧、技能扶貧等項目在雅州大地遍地開花。

戰略銜接?風險防控

促進扶貧產業加速發展

鄉村振興是一盤大棋,要下好這盤棋,產業振興是關鍵。

雖已深秋,名山區車嶺鎮,茶園翠綠。來到幾安村,談起村里的特色產業發展計劃,村委會主任吳錫昌嘴角微揚,露出自信的笑容。

讓他如此自信的,是從去年8月開工、今年6月底竣工,涉及該村2000余畝土地的高標準農田項目。

“以前因排水功能差等因素,這些地只適合發展附加值較低的農作物。”吳錫昌介紹,為徹底改變這一現狀,該項目不僅修建了配套完善的排灌渠、田間產業路,更分兩個1000畝,相繼實施了農田培肥地力和病蟲害綜合治理。

以此為契機,在各級黨委政府支持下,幾安村明確以發展茶葉為主,進一步擴大村茶園面積的發展路子。

不僅是茶可富民,傳統蔬菜也正隨加工產業鏈延伸,煥發出新活力。

蘆山凈菜加工中心,我市2019年重點支持的5大工業產業扶貧項目之一。至5月底,該項目全面建成投產,每日最大凈菜加工能力為50噸,目前主要為寶興縣中小學提供凈菜加工配送服務。

不管是蘆山還是名山,它們都位于雅安建設的茶、果蔬、果藥三條百公里百萬畝鄉村振興產業帶上。數據顯示,全市已累計串連487畝特色產業基地,覆蓋了151個貧困村,輻射帶動了約80%的貧困人口。

“不僅如此,我們還把發展扶貧產業作為推進鄉村產業融合的重要契機。”孟國才告訴記者,通過引進、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建立完善利益聯結機制,帶動貧困戶脫貧,也推進了鄉村旅游、康養產業等新型業態的快速發展。目前,全市已建成8個康養基地,覆蓋11個貧困村,打造省級旅游扶貧示范村16個。

幫扶貧困人口增收的方式不唯一,將拓展貧困戶收入渠道與發展集體經濟相結合,也是幫扶的手段之一。

滎經縣烈太鄉虎崗村“點水成金”就是最好的例證。虎崗村通過引進農資有限公司建立水廠,村集體與水廠探索建立利益共享機制,把山泉水開發生產為瓶裝水進超市售賣。公司根據銷售量向村集體分紅,政府貼息為每戶貧困戶貸款5萬元,作為入股資金,到年底分紅且每年不低于4000元;同時,水廠為貧困戶提供就業崗位,讓村里的16名貧困戶守著家門口掙錢。

這樣的合作模式既解決了貧困戶長效增收問題,同時又吸引了社會資本進入農村,與農民共同開發鄉村資源,增強了貧困鄉村自我發展能力。

同時,為了抑制返貧風險、實現高質量穩定脫貧,我市按照收入標準對已脫貧人口按照“一般監測戶、重點監測戶、邊緣脫貧戶”三類標準,進行了分類監測、精準管理。在動態監測上,重點關注重大突發性事件對脫貧穩定性的影響以及重點關注家庭收入的動態變化情況,及時給予相應幫扶。針對邊緣脫貧戶,則實行全方位監測,對家庭收支、思想意識等方面進行常態化監測和反饋,除保持既有扶持政策,還根據特殊情況給予特殊幫扶。

雅安日報/北緯網記者?張雨蝶

主辦:雅安市人民政府辦公室    承辦:雅安市人民政府辦公室電子政務科   雅安市電子政務網絡管理中心

政府網站標識碼5118000022    川公網安備51180202511865    蜀ICP備13021309號-1

設計開發:四川好亦同

政務公開導引 便民服務窗口
安徽快3计划在线